350px*126px

100-100

走进统计

统计风采

首页 > 走进统计 > 统计风采

冯良平:腊月里

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二日了,但乡村人们的生活还像往常一样,该上班的还在早出晚归上班,该上山劳动的还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没有多大改变。村子里还是空荡荡的,整天见不着几个人,也见不着成群结队玩耍的小孩,整个村子还是很安静。大多数人除了逢集日上街买些水果、蔬菜之类的,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与往日不同,年味在我们身边似乎还没有来到,几乎感觉不到即将到来的新年已经离我们很近很近。看着眼前的景象,想着已经是腊月二十二日了,年已经就在眼前了,一股淡淡的失落涌上心头,同时,曾经的腊月也浮现在我的眼前。

记得过去一进入腊月,浓浓的年味便蜂涌而至。首先是迎接腊八,吃腊八饭。吃腊八饭时,要给饲养的猪、狗、牛、鸡、鸭等动物喂一些,还要给房前屋后的果树“喂”腊八饭,表达人们感恩生命、感恩万物,要与一切一起迎接新年,迎接美好之意,诠释人们要与一切同步进入新年进入美好之愿。

到了腊月十几候,外出的人们拎着大包小包开始陆续回家准备过年;家里的人们陆续停止一年的劳作,思想上已充满:到年底了,劳动了一年了该歇歇了的意识,开始不再劳动,准备置办年货,准备过年;小娃娃们更是欢快跃雀,不再去想学习的事,不再去想帮大人干活事,整天在一起玩,偶尔拿出自已准备的年货------鞭炮、糖果、新衣服、新鞋、新袜……展示,引来小伙伴们羡慕的目光。

此时,乡村里开始热闹起来,回家的游子在亲朋好友的陪伴下,到东家叙旧,向西家问好,寒喧声此起彼伏;小孩子们整天成群结队,不是在一起展示自己的年货,就是在一起做一些游戏,比如荡秋天、滚铁环、踢键子、摔跤、抢皮球……他们欢乐的笑声传遍山村;家家户户房子上整天冒着迎接新年的炊烟,门前响着劈柴的声音,那是人们在蒸馍、做豆腐、做荞粉……准备年货。

也清楚地记得,一进入腊月,每天早晨总能听到撕心裂肺的猪叫声,看到人们互相帮忙杀猪忙碌的身影。下午,总会有杀猪的人家端来猪肉,并叫去吃肉。左邻右舍坐在一起吃肉,谈笑风生,其乐融融。

也记得一到腊月,特别是进入腊月十几,每到逢集日,门前的公路上,赶场的人们背着背篼,拉着架子车,像蚂蚁搬家一样陆陆续续,从早晨一直到晚上络绎不绝。他们有的背着沉重的东西负重前行,默默无闻,只顾前行;有的空着手高声喧哗,眉飞色舞,滔滔不绝;有的结伴而行,喜形于色,幸福满满……特别是年末的那几个场,人们非赶不可,一是觉得时光一去永不复返,二是在最后一个逢集日必须把年货办齐,然后就不再办置年货,自此居家安安心心过年。

到了腊月二十几,年味就更浓了,人们的活动就更有实质性的意义了。

首先是腊月二十左右家家扫墨尘,也就是打扫卫生,家家户户把房子室内、院子通通净化一遍,该擦的擦,该洗的洗,该晒的晒,该扫的扫,把里里外外收拾得干干净净,以净迎接新年。

然后腊月二十三过小年,也就是送灶爷。那天晚上炕个馍,并包上硬币。煮一罐清茶,在灶台上点根蜡烛,烧根香。到门外烧三张纸,倒上煮的清茶,小孩瞌三个头,大人说些吉利希望的话,什么“一股凉水一股烟,送你灶花婆上青天,多带五谷粮食,多带金银财宝,少翻花嘴,三十晚上接你下(哈)来过新年”。之后,把炕的馍根据家庭人口(在家、没在家的都要算上)分成几分,往往是分的馍要比家庭人口多几分。预示着来年家庭要增添人口的美好愿望。接下来吃灶花婆馍,谁把硬币吃出来,谁命大,来年运气更旺。

之后几天是还没杀猪的赶快杀猪,没蒸馍的赶快蒸馍。接下来便是买菜,揭红纸,买门神,称蜡……对照年货需要赶快补齐短板,人们整天忙忙碌碌,出出进进。在人们的忙碌中年味逐渐达到高潮。

腊月三十是腊月里的重头戏。这天一大早开始贴春联、请门神、挂灯笼,年长者要削蜡芯、卷蜡芯,灌祭蜡;小娃娃们开始放鞭炮,吃好吃的,体会年味;灶房里叮叮咚咚剁饺陷,包饺子,煮肉,洗菜。到了下午,大人领上小孩,拿上蜡烛,烧纸、鞭炮去上坟,祭拜先祖,告诉逝去的亲人,又过去了一年。回来后吃团圆饭。夜暮降临时,在挂有家谱的堂屋上席、贴有灶爷的灶房,点上蜡烛,烧上香,还在堂屋门口上方,挂上红灯笼,在贴有“天地君亲师”牌位的地方烧上香,并在这三个地方分别瞌三个头。表示拜天拜地拜君拜师拜父母,感恩天地君亲师。这些完毕,意味着大年三十的必要工作基本结束。大人们可以找人团年叙旧,小孩们开始放鞭炮,吃好吃的辞旧,尽情玩乐,直至新春的到来。

今天,年离我们已经很近很近了,但记忆中的年味却怎么也体会不到,看着眼前的“淡”味,回味着曾经的“浓”味,不知不觉中一股失落涌上心头。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版权申明
Copyrights © 2018 版权所有 甘肃省统计局外网 陇ICP备09000265-4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访问高峰 位访客, 今日 位访客, 昨日 位访客

甘公网安备 6200000200010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