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px*126px

100-100

走进统计

统计风采

首页 > 走进统计 > 统计风采

徐亚娟:我爸老徐

68岁的老徐下岗多年后又加入了一级新的组织——华池县三阳广场晒暖暖老年喇叭站,我称他们为“华池民间新闻联播”,这个团体自发形成,年龄大多在60岁以上,男性为主,主要职能和存在价值就是散布各类民间小道消息和宣传讨论国家各类惠民政策。他们每天通过各自的信息渠道搜集刚出炉热乎的新闻,利用早晚围着三只羊转圈圈的间隙,积极发言,互相分享,然后回到两顿饭的餐桌上将筛选后的信息予以求证和传播。我妈也有自己的圈子,先跳广场舞然后和老姐妹们坐在临街的花园边上家常里短,两队人马在路上相遇从来不屑打招呼,爸爸以华池大事为主,妈妈以华池琐事为乐,都是晚年生活的一部分。

老徐一辈子都呆在企业,呆一个倒闭一个再换再倒闭,搬过砖、栽过树,还做过月饼,临了40年的工龄领了不到三万的下岗安置费,后来因生活所迫和强悍的妈妈做起了杀猪卖肉的生意,一个 1米65的男人和1米60的女人,在年龄体力身高均没有优势的情况下,从农村买来活猪屠杀收拾干净后赶在早6点以前拉到市场。至今,每到腊月23杀年猪,看着村上一群壮汉将一头肥猪各种摆弄,用尽全力,互相鼓劲真是叫人心酸,当年我妈孤身一人单手持刀就能把一头猪放倒,那时爸爸已在市场卖完一天里的第三头猪,而我是唯一站在边上吃着零食看着血腥场面的观众,现在想来人到中年突然没了收入,一家人要吃要喝,作为顶梁柱是在何等困境下选择了与自己身体素质极为不符的事业,况且还要一边给儿女充足的零用钱,一边承受着孩子们觉得丢脸的疏远。杀猪卖肉的日子仅持续了10多年我就得以过上了这一生衣食无忧的生活,而他们也为后半辈子积攒了些许家业。当我真正意义上懂得生活不易,开始向很多人炫耀爸妈当年的创举时,老徐却长长久久的老下去,现在无比敬佩他当年带着母亲从宁县一路打工谋生步行到华池的勇气,原来留在儿时记忆力的岁月静好,全是因为父母在为我们负重前行。

老徐作为一个资深宁县人,时间观念强的优点反而遮盖了家乡人精打细算的标签印象,具体表现在春夏季节广场树下一毛钱的扑克,秋冬季节老年活动中心一毛钱的麻将,按时上下班,四季更迭,雷打不动。 每天起床、睡觉、出去遛弯、晚七点的中央新闻联播,周五早晨准时确定我们回家时间,周末下午四点电话确定晚饭菜式,样样都是掐这点走。65岁往后,老年人的专属病我家老徐一样都也没拉下,每年都得例行公事般在医院呆段时间,他住院的那些日子,天天都是早早站在床边,咳嗽拉抽屉各种大动作将我叫醒,坐着公交提着早餐侯在病房再等医生1小时,按照他的规律每个周末我过的如打仗般匆忙,没上过学、没当过兵这样的好习惯到底是怎样养成的?他的回答是:“做生意的人都是赶早不赶晚,哪像现在你们这些年轻人…….”。继而一番语重心长,感慨万千。“好的,劳模爸爸,我知道了,我错了,错了,咱们换个话题”。这就是我和老徐的相处方式,他的言传身教,他的吃苦耐劳成就了今天健全的我,而表面上依然会笑的没心没肺,将他的老生常谈装傻卖萌撒娇讨好带过。  

如今老徐的喜好有三样:孙子、钱钱和吃饭,其他很少要求和讲究,为了孙子毫无原则和立场大概是长辈们的共性,每年侄子过生日老徐抱着孙子的胖脸蛋狠狠亲上一口,那场面水淋淋地矫情。辛苦了一辈子又不欠人债,对待自己却跟五保户一样,给他的钱不知藏在了哪里,孙子才上小学已经开始细算着孩子的老婆本。关于吃,老徐爱吃却不动手着实练就了我的厨艺,他想到什么就买回材料我得照着百度菜谱一样一样做出来,除此而外,老徐不愿放过任何一个能聚餐的节假日,包括冬至、腊八和五一,每个节日怎么安排怎么过早早就被他列上日程,可能他们只是以吃饭为由想一家人多呆一会。哥哥去世后,老徐的脑萎缩也跟着严重起来,说话颠三倒四,惺惺念念就是这三样,那个教育我凡事只靠自己的人如今去趟医院都能迷路,他已护不了我一生周全,如今换我为爸妈寻医问药、求神拜服,潜移默化间他们已是我的天和我的命,想带着儿女尽力填上他们心里的洞,可无论付出多少心力似乎都无力做的更好。  

这些年我心里最爱的人是母亲,老徐老了,很多行为得不到家人的拥护和认可,家庭地位大不如前,很多时候老两口子在我面前,各执一词,批判指责彼此的不是,可谁也没有给我撂担子。跟在老徐后面看着他花白的头发和日渐宽大的衬衣,就希望自己什么本事都没有只要有力气就好,能在他们不舒服的时候背他们下楼,能每天从三里外的泉子拉回20斤的水,能从超市扛回一袋米,能在太阳能漏水时爬上楼顶修管子......而现在这些都是老徐在干,都是他的活,他等不到周末女婿从乡镇回来,他觉得这些都是极小的事。  

天下父母大概都是如此,只有他们在你分娩那刻不顾婴儿依旧守在自己孩子身边,也是他们在你而立之年还要强行帮你提东西送你出门,他们不会在意烈日或下雨,白天或黑夜,放在我们眼前的饭菜永远是温热的。也只有他们才会小心翼翼的跟在儿女身后,从不奢望,从不要求,倾其所有,无怨无悔。而作为他们的女儿,他们剩下仅有的孩子,虽已是两个孩子的妈,确依然希望走出的每一步,度过的每一天都有爸妈的目光追随,不用护我周全,不用给我勇气,只要健康地陪着我就好,希望用我最长情的告白,希望用我所有能报答这个为我当牛做马的人。  

我慢慢地、慢慢地了解到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在小路的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诉你:不必追。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版权申明
Copyrights © 2018 版权所有 甘肃省统计局外网 陇ICP备09000265-4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访问高峰 位访客, 今日 位访客, 昨日 位访客

甘公网安备 62000002000107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 620000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