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px*126px

100-100

走进统计

统计风采

首页 > 走进统计 > 统计风采

苟向伟:我家念的这本“经”

六零年代的西北荒凉沉寂,五谷稀缺,水源匮乏,饥肠辘辘的乡人常常靠喝杂草汤、吃干树皮磨成的粗渣困苦度日,和那段艰难日子奋力斗争的除了饥渴的身体,还有顽强不屈的“战斗”精神。我的父母就生在那个年代,历经打磨,时代的烙印刻骨铭心。这烙印一点一滴约定俗成为我家的一本“经”。

“孝”经

爷爷奶奶去世均有十余年之久,但每每回想起他们,记忆的每个场景里总有父母的影子。我能忆起的事都是分家以后了,虽然分家,母亲心里一直记惦念着爷爷奶奶。从我家要走一段下坡路才到下庄的爷爷家,母亲每次做了吃食,总拿小袋装好打发我们姊妹送给爷爷奶奶尝尝,荞面馍馍、糜面馍馍、洋芋地软馅儿包子,煮熟的洋芋、包谷……家常的东西,简单合口。偶尔爷爷从地里或后山上闲散转进家门,母亲放下手中活计,小跑着端来馍,一声声“答”,招呼爷爷吃。虽然母亲对奶奶颇有偏见,在父亲面前有时抱怨奶奶分家之前如何待她不好,但见着奶奶,她确实在用真实善良的情感和行动对待这位老人,这位亲人。

“勤”经

母亲嫁我家那会儿,大家都七姑子八大姨住在一个屋檐下,只我大伯二伯分了家在外面另起锅灶自力更生去了。虽然家里姑姑叔叔婶婶的人不少,但母亲那时甚是劳累。每日打扫大院,往两个大水缸里提满水,做饭、洗衣、铲柴......也几乎母亲一人承包了整个大家庭的铲柴活,那时周边的山上大概满布母亲或深或浅、或轻巧或沉重、或快乐或郁闷的脚步,对母亲来说,她那时最为骄傲的事莫过于日积月累后积攒瓷实的大草垛了。后来分家,母亲更是起早贪黑,地里的庄稼,屋里的娃,她照应得井井有条,可我清楚记得母亲一直奔跑匆忙的脚步,记得她呼着粗气、汗流浃背的样子,记得她早已累瘫,身体仍拼命挣扎的样子......

“俭”经

深知挨饿受冻的滋味,父母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就教育我们粮食不可浪费,衣服缝缝补补再穿。小时淘气,吃不完或不爱吃的馍馍找个地儿藏起来,母亲总能发现,一顿呵斥后,她小心拘着干瘪裂口的馍捣碎了喂鸡;吃饭掉落的饭粒母亲饭后也会一一捡起来放到鸡食盆里。母亲的针线活也是极细腻方巧的,乘着空闲给一大家子人纳布鞋,方口的、牛眼窝的,黑布面的、红布面的,规整巧妙;小时候一年只有一套新衣服,缝纫部定做的,料子经母亲精挑细选,绝够不上档次,但足够结实。但一年总穿不过半,衣服、裤子都会出现磨损,母亲便补了补丁,大块桃形补丁,小块圆补丁,母亲给我们准备换洗的衣服,仍旧是姐姐穿旧的、打了补丁的衣服,我们却心存欢喜,没有破洞,补了补丁的照样焕然一新。现在日子过好了,父母仍谆谆告诫我们,日子一定要细着过,不可胡乱浪费!

“和”经

“家和万事兴”,唯有家庭和睦,顺当、吉祥才会常伴左右。母亲患心脏病多年,不能干重体力活,不能生气。父亲退休后主要工作就是帮母亲提水,喂猪,还有静心听母亲唠叨,陈芝麻烂谷子的过往母亲不知重复说了多少遍。我和父亲都深知母亲的脾性,如果不惜疼她的委屈,反而帮别人开脱,她千万不能忍受,要气地哭了,或扯嗓数落父亲或儿女的不是。尤其这些年父亲对待母亲更加体贴温柔,处处照顾我母亲的心情,在细水长流的日子里帮母亲解开心里旧积或新结的疙瘩。相敬如宾,年轻时陪你建“家国”,苦痛艰难,年迈时牵你坐门槛,看花开云卷,欣慰值得。

父母从不吝讲他们那时的“古经”,流年岁月难消退久远“古经”的颜色,细细想来,这“古经”不正是我家念的这本“经”吗!“孝”、“勤”、“俭”、“和”,简单透彻却深刻丰富,需要持之以恒,才能彰显一小“家国”的存在价值。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版权申明
Copyrights © 2018 版权所有 甘肃省统计局外网 陇ICP备09000265-4号 设计制作 宏点网络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访问高峰 位访客, 今日 位访客, 昨日 位访客

甘公网安备 62000002000107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 6200000049